方方日记接力之49: 你的安好,便是社会的晴天

2020年5月15日09:34:05 1 0
摘要

方方老师也只是为了国家美好的未来,不放弃发声。而那些骂方方老师的人,他们不会“惭愧”,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因为,只要“只允许一种声音”的现状不改变,那么,下一次、下一个事件,下一个吹哨人的哨声还是可能会被掩盖。

致方方: 你的安好,便是社会的晴天!

文/楚天闲云

我是湖北人。元月19日(武汉封城前四天),我乘坐火车去武汉,准备在武汉休息几天,等在武汉工作的儿子放假后,一家人一起开车回荆门老家过年。这和许多老家在外地、工作生活在武汉的人模式基本一样。每年皆如此。

19日下午开往汉口站的火车上,乘客数量和平常差不多。大部分乘客与手机为伴,也有少许乘客间的闲聊。基本没有戴口罩的,安静如常。

出站通道上人头攒动,我看到有少许人戴着口罩。我想起出发武汉前,儿子交待我到武汉来一定要戴口罩。我急忙拿出来口罩戴上。

事后想起来,感觉真有点后怕。幸亏儿子提醒了我。

出站后等561公交,用了近半小时。好在当时华灯初上,并不太觉得时间难捱。城市的灯火让人流连。坐上561,经过了晴川桥、长江大桥,这些风景,我永远看不够。江水在两岸灯火的辉映下,流光溢彩,浑然不觉水下的涌流。

22日上午,我们准备开车回老家了。检查车胎时我发现车胎上有颗钉子,于是去静安路口一个车胎修理店去拔钉子补胎。我戴着口罩,修车店员和另外一个车主,都没有戴口罩。现在想想,风暴之前,竟是如此祥和。大部分老百姓,被“保护”得很好,他们没有恐慌,全然不知危险已经就在身边蔓延。

互联网真是有记忆的。武汉疫情爆发后,我查看了我们家的一个微信群消息记录。在去年12月31日的聊天记录中,有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当时大家还挺紧张的。但在接下来的20天里,随着“可防可控、人不传人”的新闻,风平浪静的街面,每天红彤彤喜洋洋的报纸头版新闻,一般人全然不知道医院里发生的情况,失去了警觉。

现在看来,有时候新闻是谣言,有时候谣言其实是新闻。

后来我看到说,疫情之所以不能随便报道,是怕引起老百姓恐慌。我想不通,对于传染病这样的消息,老百姓就算有点恐慌又怕什么呢?无非是少出门、戴口罩、少接触人。我们能恐慌到哪里去?又能造成什么样的危害?相反,恰恰是信息透明了,老百姓才不会人心惶惶,才更利于防控。

元月22日晚上,我们开回了荆门老家后不久,武汉封城的官方消息公布了。我们惊呆了。公布封城消息之前那许多日子里,我们的媒体,甚至连一句提醒市民戴口罩的话都没有说一声。武汉的众媒体真是导向一致,密不透风。

后来有人说封城消息不该提前公布,说从武汉跑出去了几百万人。不知道我这算不算跑出去的?其实,23号已是除夕前夜了,本来就是众多老家不在武汉的武汉人回老家的日子。大过年的,大部分人除了回家,还能往哪里去?

而且,因为当时疫情的不透明,有多少在外地工作的武汉籍人员在封城前回到了武汉?有多少在外地工作的湖北籍人员在封城前回到了湖北?凤凰卫视报道了一对在外地工作的年轻夫妻,过年前带着小孩回武汉父母家过年,回武汉后发现疫情严重,父母家人怕交叉感染,只好住在了外面的宾馆。住了一个多月,生活不便不说,房费都花了一万多。信息不公开,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依法封城,依法防控,效果显著。我们的优势,得到了体现。依法很重要,包括依法追责。对内,我们依国法;对外,我们依国际法。我们是大国,我们应该有担当。一切法律应该严格执行,而不是只知道请示上级、无原则地按领导的指示去选择性执行法律。假如武汉的决策者们在刚出现不明原因肺炎时,就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去隔离,何至于有今日的遗害无穷。依法治国,是多么简单的事,又是多么难的事啊。

在疫情最恐怖的时候,方方的武汉日记也进入了我的视线。在日记的日子里,我和成千上万的民众一样,在深夜里与方方及武汉人民同呼吸、共患难。

方方日记接力之49: 你的安好,便是社会的晴天

清晨的南岸嘴。一条小船正从汉江口驶向长江。(摄影:作者)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季,善良的人流了太多的泪。而我的泪泉似乎是由李医生去世那天打开的。

2月7日,我在朋友圈写道:“昨夜没睡好。因为,良心睡不着了!”

我在朋友圈里看到“萍老师”的那首:“我走的时候,渡口很黑,无人相送,只有几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我一思念,它们便从眼眶滑落。” 我的眼泪,流成了河。

后来,我看见了那个追着殡仪馆的车哭喊着妈妈的女孩的视频,那个在高速上游荡了好多天下不了高速回不了家的故事,那一个个鲜活的普通人,让我再次泪流满面。

3月31日,我儿子买了火车票回武汉上班,那时武汉已经可以进了。但武汉仍然是重灾区,作为父母,我们是多么担心。在心里,我们对公布的疫情真实性,已经打了折扣。那天我在上班,我老婆把儿子送上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随手照了张开走的公交车的背影发给我。看见老婆发来的那张照片,我突然心里一酸。

这哪是公交车的背影,这分明是父母担忧不舍的眼睛。

眼泪为自己流,也为别人流。这段时间以来,网络上针对方方日记的撕裂超过了我的想象。一些人不分青红皂白,拼命诋毁攻击一位忧国忧民的作家,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耻辱。他们给方方们扣上一个“不爱国”的框框、给方方们捏造一个“不纯”的动机,然后站在高处,肆意欺凌着说真话的人。

给政府的防疫工作提意见,就是不爱国?不!医生给你指出毛病,恰是为你好。“五四”运动中,青年走上大街表达意见、要求改革、甚至反对当时政府,他们是不爱国吗?恰恰是因为他们爱国,才给政府提意见,希望国家变好。正因为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们才深爱着这片土地,这里的人。

公众号呼兰胖子说:“方方的日记每一篇我都读过,个别文章我甚至读过两遍。可以这样讲,方方是一个极其温和的批评者,她的文章跟我们经常见到的一些人的犀利比起来,可谓是温和得再都不能温和了。她记录苦难,她提出追责,这有问题吗?但为什么她会遭到如此汹涌的围攻?其实就只(是)这个社会现在已经不能容忍最温和的批评的典型事例。”

方方在她2月11日的日记里写到:“中午看到一张照片。有日本援助物资上的一首诗: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感动。又看到一个视频,是奥斯卡影帝的一个获奖感言,他哽咽着说,要替不能发声的人群说话。也感动。还看到有人写文章,引用了雨果的一句话:有的缄默等于撒谎。这次不是感动,而是惭愧。”

方方老师也只是秉承如公众号呦呦鹿鸣君一般“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的精神,为了国家美好的未来,不放弃发声。而那些骂方方老师的人,他们不会“惭愧”,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方方在开始写日记时,欧美疫情基本为零。如今欧美国家因各种原因防控措施不力而造成疫情大爆发,方方日记就成了“呈堂供证”?这真是无稽之谈。

每个国家的疫情失控,其决策者各有各的责任和原因。有的是隐瞒,有的是大意,各国政府应该各自承担延误疫情的责任,而不是找借口、互相口水、互相甩锅。文明社会,文明时代,一切依法办事,依法追责。勇于认错,社会才会进步。

新冠疫情在全世界爆发,各国共同抗疫才能最终战胜病毒。“人类命运共同体”因而在近段时间被高层频频提起。我认为,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佳途径,就是倡导“世界和平统一”。

假如世界和平统一了,世界各地能像中国除湖北以外的其他省份一样,在新冠病人数量较少时就开始严格的封闭隔离措施,则其也就会像中国除湖北以外的其他省份一样,疫情得到迅速控制,不会大量爆发。可惜,目前世界各国各自为政,无法形成合力。欧美发达国家的政府,在这次疫情中表现得差强人意。明明有中国疫情初期的教训和后来抗疫的经验,欧美政府还是睁着眼睛让疫情大爆发了?个中原因,值得全人类思考。或许,中美中欧体制相结合相融合,才是最好的治世之策?

全球化不可逆转。既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享一个地球,那么,“世界和平统一”,必须早日提上议事议程,刻不容缓。否则,“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愿望,如何实现?

在人类还未找到可供移民的星球前,地球就像人类共同的“诺亚方舟”。当政府间“口水战”升级,或许会恼羞成怒、动起手来。而当各国“武功”越来越强大时,这片“方舟”就显得越来越弱小。当几个“大汉”在这条船上动起手来,方舟估计有倾覆之忧。故此,随着世界技术水平飞速发展,各超级大国“武功”都可以“盖世”时,各国如果还是像过去一样、因“三观不合”而相互敌对,对整个地球人类的威胁将是致命的。所以,在我看来,抛弃异见,实现世界和平统一体,建立联合国政府,从而消除战争威胁,这对整个人类安全来说,已刻不容缓。这是我的梦想,虽然实现的难度极大。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这是眼科的李医生说的,他的眼睛果然是明亮的!其言也善,这也许正是他给这个社会开出的处方。

回顾武汉疫情的大爆发,与信息不公开不无关系。而之所以能够被封闭得这么成功,使得千万武汉市民茫然然中招,这与“只有一种声音”的现状密不可分。如果有不同的声音,那就无法瞒得住。

这样说来,哪怕我们可以做到因为疫情的失控而依法去处理一些人,依法追责,虽然是必须的且有惩戒的作用,但对整个社会的意义还远远不够。因为,只要“只允许一种声音”的现状不改变,那么,下一次、下一个事件,下一个吹哨人的哨声还是可能会被掩盖。这是最可怕的。

2003非典的警示,其实也刚刚才过去17年。

惹人爱、招人恨的方方,祝你安好。愿湖北省文联大院门口的鲜花,常开不谢;愿我们的国家永远是朗朗晴天。

因为方方老师,你的安好,便是社会的晴天!

【作者简介】

楚天闲云六零后,湖北人,企业职工。祖辈为汉江上驾船的船民。方方日记读者。作者个人公号:世界和平统一倡导者楚天闲云

【更多方方日记接力内容请点击】

方方日记接力(汇总)

weinxin
请博主喝杯咖啡
←长按保存左边的支付码,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本地图片/支付码,或者点击下方“打赏”选择支付宝扫一扫。
武云人才
  • 声明:本文转载于网络,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登载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信息,但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批评是否应该有专属? 方方日记

批评是否应该有专属?

我以为问题出在哪呢?我以为可能就出在一些人把批评当成了表扬,把批评当成了歌颂,把批评当成了不说好的,但也绝不能首先说坏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hao123 hao123 1

      方方现象被谩骂、围攻,是因为围攻者有尚方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