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园日记(5月13日):做群体免疫的瑞典政客是罪犯?

2020年5月14日09:47:00 评论 0
摘要

现阶段不应该去提倡和赞美瑞典模式。无论和”封城”本身是否有关,老人院里早期爆发的大规模死亡问题,是一个严重失败。

园园日记|美国疫情实录 5月13日

做群体免疫的瑞典政客是罪犯?

文/David

美国封城进入第9周的星期三。晴有日出,无风。纽约5月12日的新病人数反跳到586人。美国新病人18117. 已从峰值下了1/3. 但美国全国复工还早。

与中国的每百万人口,确诊病人为58人相比,美国是4072 确诊病人,而英国是3285确诊病人, 瑞典是2640确诊病人。武汉的9,000,000人口中 (或逃离之前的14,000,000)确诊病人为几万(50333)人, 每百万人口约5033病人。

以下是一些指控(原话):

“说在这样的时候, 社区还举办大型聚会, “ 基本上算犯罪行为” 。说这话时是元月2 0 日。没想到, 2 1 日省里接着还举办大型歌舞联欢会。人们的常识都到哪里去了? 有多么僵化愚蠢多么不善变通多么不实事求是, 才会这么做?“

“网络从昨天到今天疯传的是关于专家来汉时的表现。是的, 那些养尊处优、掉以轻心的专家, 当他们轻率地告诉人们“ 人不传人” “ 可防可控” 这个结论时, 他们就已经犯下滔天大罪。如果尚有良知, 如果能看到那些正在受苦受难的百姓现状, 心里应该会有负罪感吧?“

“我记录下这些细碎, 是要告诉那些有罪的人们: 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 我们所有的普通人, 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

我们应该做科学的分析:

一, 武汉的官员们,都不是新冠肺炎的专家。像美国总统一样,他们的正常工作是搞经济。抗疫是外行。要等专家的方案。“ 基本上算犯罪行为”言之过分了。专家出方案要时间。而且,全球有不同的抗疫法案:软封城,硬封城,还是群体免疫。意见不一。

二, “大型歌舞联欢会“过后看,是不该办。但这不是“常识“。这是医学,流行病学专业知识。美国总统还说这就像“大好流感”了。美国在3月,也还有大量群体活动。重症病人在医院,造成医护感染。轻症,无症状带毒者造成社区感染的主要方式。。

三, “专家来汉时的表现…告诉人们“ 人不传人””,他们不带防护就来,深入医院,可能是真的相信“人不传人“,要不他们自己不要命啊?早期,大家都不太知道.

四, “如果尚有良知, 如果能看到那些正在受苦受难的百姓现状, 心里应该会有负罪感吧?“。是的,原来人类是”很渺小,很无奈,很无能“。”斗不过“一小小的病毒。但这是天灾。主要不是人祸。这狡猾的病毒己让“防守深严”的美国白宫被成功突破,病毒只离美国总统,全球和人类最有权力者,一步之遥。让英国的唐零街十号防守失败。英国首相中招倒下。生命悬于一线。加拿大也拿病毒没招。首相家人病毒阳性。全家紧急隔离。

五, 对于故意隐瞒病人或疫情者,应该追究。但反对把中国问题国际化。

六, 有人问“中国为什么不能早一些预防”,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甚至是恶毒的问题。上帝曾经通知武汉,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出现什么新冠病毒吗?上帝曾给武汉提供具体有效的如何防护措施吗?武汉人并没预知,什么,何时,何地,如何的消息。一切只能在跌到中学走路。相反,

2020年1月,11号,中国己把病毒基因交给了WHO和各国。反观美国及西方各国,有近二个月预先知道关于”什么(新冠),何时(近期),何地(入境处),如何(隔离)”。却几乎全线垮塌,大量传播。外国没理由指责武汉或中国的抗疫。除非他国的病毒并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早就在西方国家里局部地,主要是无症状地传染。那里的一些所谓“不明肺炎”也该复查。

七, “可防可控”是一直都正确的。问题只是用什么办法”防控“。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出炉《新冠防控指导文件》。当时过度传播信息,也会造成恐慌,民众逃离,把病毒扩散。或大量民众涌入医院,造成交叉感染。美国总统,直到5月12日,还说成功控制了疫情,还不带口罩。“可防可控”这话没犯“滔天大罪”。

要不做”群体免疫“瑞典的政客都是罪犯了:

一月的武汉政府,并不是全球唯一, 采用“群体免疫“政策的政府。瑞典人口10,000,000. 与武汉的9,000,000相当 (5百万人逃离之前的14,000,000)。

瑞典抗疫,完全让新冠这一全新疾患在这个生活富庶福利周到的,北欧国家完成自己的疫情轨迹,最终走向干预程度最小的、自然的“群体免疫“。这个手法实在太特殊太有个性,以至于全世界对瑞典投去的目光,似乎分成了相当极端的两面:一头将其赞许为睿智典范,而另一头则痛斥其为“人道灾难“。就像一月的武汉。是“滔天大罪”?

那么事实究竟何在?这个貌似『不封城』的,国家的实际抗疫状态到底展现出一副怎么样的画面? 在欧美主要国家早已实施“国境封锁、外出禁令“、“义务教育学校停课”等等严厉措施的时期,瑞典坚持着自己的”缓和路线”。瑞典政府,不过是在3月17日要求高中、大学以及成人学校切换到网课,幼儿园、小学、中学等等照常上课,完全没有变化。武汉也许不该“硬封城“,和 造成不便。

瑞典抗疫,仅仅禁止了老人院访问,以及50人以上集会,除此之外的其他细节几乎都停留在不具有强制执行力的行政劝导层面上,包括:、

1.室内和他人保持距离。

2.不要聚会,人群密集的场合尽量减少。

3.不要使用更衣室。

4.尽量不要出行。

5.尽量远程工作。

等等…

问题是:若在武汉这样不具有强制执行力的行政劝导,民众会照办吗?都逃离5百万人了.

另一方面,政府建议公众跑外面锻炼身体。 以外出散步运动有益健康等为理由,不建议大家自我克制不要外出。商店饭店也都相应营业着,而且也没有绝对必须相互距离多少米不可的说法。相互间尽量保持距离就好。虽然选择外卖提回家的人在增多,但多数人还是喜欢在餐馆吃的那种氛围和感觉。问题是:若在武汉这样,民众会照办吗?

瑞典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社会上比较自发地做到了这样的默契:极力避免不去见面访问老年人,尤其是70岁以上老年人。只要觉得身体稍有不适,就肯定不去学校读书,不去公司上班。这一点恐怕大多数武汉人难以做到了。

到目前为止瑞典交出来的作业情况,以最最关键的疫情控制成绩指标之一的单位人口死亡人数来看的话,瑞典以每百万人口死亡319人(瑞典10,000,000人口死了3190人,和武汉的3869人死亡相当)排名世界各国或地区第9位。

瑞典这个疫情要说轻是绝对不轻的。于是瑞典就遭到了美国总统的点名批评,全世界网上涌现出大量文章使用了类似”瑞典死亡人数激增!”、”瑞典或不得不考虑封城的可能性!” 等较为扎眼球的标题对瑞典式抗疫投去了严重质疑或者尖锐批评。

死亡程度不轻这一点总体没有问题。但瑞典对于死亡统计相当严谨:只要确认感染之后无论接下来直接病死原因是什么,都算入新冠死亡,同时国家基于严格的“个人号码“系统进行管理,几乎不会有遗漏。相对而言,欧洲一些国家如英国存在仅记录死于医院的新冠患者人数的状况,还有国家没有将老人院, 集体感染爆发造成的死亡充分记录(原因也是因为死在了老人院, 或者即便重症化, 去了医院也没能进ICU即死亡),都造成了欧洲各国间对于新冠死亡人数的记录可能存在一定程度偏差的问题。

在这个背景之下,瑞典死亡人数的统计方式会令其数字显得相对更高更醒目。

还有一个细节是瑞典的感染与死亡年龄结构。比较每10万人感染年龄结构的话会发现,瑞典在年龄上明显往高龄那端压去的倾向. 而在死亡方面,瑞典新冠死亡者中, 居住于老年院里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一,呈现出了某种瑞典特性(欧洲有些国家可能没有很好地统计老人院集体感染发生的死亡,令瑞典这个因素相对显得更加明显)。

那么这个细节如何解读呢?有两个:从合理角度而言,至少现在不能因为看到瑞典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不低,而将其直接归因于没有”硬封城”,而是在于没有管理好老人院中的,集体感染问题。这个问题可能是无解的. 老年人在哪都会病死.

瑞典虽然是典型高生活水准、高福利的国家,但医疗体系上依然有短板。医疗体系基本上属于完全公营的真·社会主义氛围背景下,常年面临预算和人手不足问题。因此在面临新冠挑战时,瑞典政府眼睛里最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不让疫情压摊了本就有着脆弱短板的本国医疗资源。资源有限, 就会顾此失披. 更何况武汉?

作为一个发达的国家,特别是瑞典这样级别的高水准高福利国家,老人院里发生大规模集群感染并导致大量死亡,是一种耻辱, 也是”无耐”。毕竟就算是理想模式里的自然”群体免疫”路线,也应该是让年轻人更多出去面对风险,获得免疫之后,为后方的老年人群撑起一把把生命防护伞的。 即便是自然”群体免疫”,一旦先后顺序发生颠倒,会陷入很不体面的伦理困境。

因为有了武汉和中国的经验,教训,瑞典政府有了不少细节,在实施过程中,对于不同集体,进行不同的风险评估和措施。譬如瑞典认为孩子不会形成集群感染,因此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正常上课。这一点对于瑞典非常重要,因为瑞典是男女平权的国家,夫妻或生活伴侣双双工作,一旦停课就完蛋了,无论孩子还是夫妻伴侣,都没法好好上学好好工作,好好过日子了,有孩子的医护人员就更加成问题,甚至危及医疗人力资源。

在ICU方面,原来全国仅有525张ICU病床,只有欧洲最强的德国的五分之一左右,相当危险。但在一番努力之后,到五四这天增加到了1050张,5月4日那天总计有509张床被占据着。

但在感染开始急剧扩大的2月份之后,瑞典的医院进行了各方面积极努力,譬如瑞典最大的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在很短时间里将ICU病床数量增加到了200张左右,扩展到原来的5倍,并将术后观察室迅速改建成了ICU病房,还额外确保了不需要ICU程度的相对轻症患者的普通病床,更将一部分病房楼层指定为了新冠专用病区。这对于新冠应对效果非常显著,因为到现在瑞典都没有发生医疗资源崩溃的问题。武汉做不到.只能建新医院.

但瑞典的代价也依然显著,其他很多『不紧急,不必要』的手术日程就被大幅度延期了,特别是在瑞典这样的富裕国家最多的癌症手术,紧急之外的基本上都遭到了延期,甚至部分癌症患者还被建议变更癌症治疗方案。还有就是建议转院手术,譬如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的乳腺癌手术(通常都是不紧急的手术)现在在政府协调之下委托『外包』给了斯德哥尔摩市的部分不作新冠感染诊疗应对的私立医院。这在2月的武汉是做不到的.

瑞典对于医护人员是相当优待的——ICU病房等最最一线的医护人员,哪怕只是临时人员,工资也涨了220%。中国的补贴没那么高.

如果和社会系统与制度高度近似的其他北欧国家(Nordics)相比的话,瑞典明显是不行的,单位人口死亡人数多了很多。但如果去和欧洲其他疫情更加严重的国家譬如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相比的话,瑞典还真不差。而且特别要注意的是,后面这些国家不仅疫情严重,而且还执行了严格得多的封城,其中英国即便3月23日之后开始严格封锁,但现在展现出来的样子依然不如瑞典,无论是疫情曲线还是死亡曲线。要知道封城本质上意味着极其痛苦的经济民生代价换来疫情喘息的时间,这背后的总体成本是必须计算到疫情应对总账里,不能撇开不记的,包括还有国民的生活体验与感受、精神健康等等。

瑞典的方案不能说是唯一的”成功方案”,尤其是和东亚相比的时候。现阶段不应该去提倡和赞美瑞典模式。无论和”封城”本身是否有关,老人院里早期爆发的大规模死亡问题,是一个严重失败。

最后,瑞典模式背后的瑞典国民特征,也就是瑞典人自己的选择这一面。瑞典社会方方面面非常尊重专家组的意见,本次新冠疫情更是由科学家组成的专家顾问团体独立考察判断并基于证据拍板决策,政府在边上尊重并支持,别国怎么说是别国的事情,瑞典坚持走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同样,武汉的模式,也不能由一个作家来定吧? 社会方方面面都应该,非常尊重专家组的意见。

瑞典多数老百姓不仅信赖,而且感谢且喜爱作出瑞典独立判断的科学家,特别是对于率领本次瑞典疫情管理核心决策的瑞典首席流行病学专家Anders Tegnell,瑞典民间有无数粉丝存在,强烈支持。就像中国人,武汉人信赖钟南山他们一样.

恐怕在很多国家是绝乎想象的:你看隔壁老王老李老吴都在”封城”,瑞典竟然让我们就这样”躺下等死、尸横遍野”?政客都是罪犯? 无论别人怎么说,瑞典人自己明明白白、无怨无悔就好。自己的作业,终究还必须自己去做。

瑞典首席科学家最新表示:数学模型预测目前斯德哥尔摩已有25%的人感染,到5月底将达到40%,而在邻国挪威奥斯陆,目前不到2%。于是,到今年秋天第二波疫情卷起时,瑞典可能会反而好得多而其他一些国家恐怕又不得不封城。赛翁失马? 武汉人又如何? 15000 人的抗体检测,会有结果? 抗体20%阳性?

结论:

近几十年来,人类以为自己“不可战胜”了. 我们进入了全面的工业化.大量西方国家进入了城市化,亚洲大国们,也在大步迈入城镇化。我们又从工业化,进入了数字化。数码时代的计算机,互联网,物联网,完全改变了全球无数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娱乐方式。我们的基因工程,解密了人类的遗传密码。我们能够做“编辑婴儿”了,能设计人类的下一代了。我们也解密了地球上大多数生物码遗传密码。我们有能力造飞船,奔向火星了。人类就以为可以“主宰地球”“主宰宇就”了。

没成想,一个250nM(纳米)的小小的病毒,就把人类打趴下了。1000纳米才1微米,1000微米才1毫米。4000个一病毒排成一队,才1毫米,比头发的宽度稍大。人类不是“无屑可击”。人类有不少缺陷。人类”很渺小,很无奈,很无能“。这是天灾。主要不是人祸。抗疫可能有失策,但瑞典的政客,大多数武汉的政客,也不是罪犯。

【作者介绍】

David在美工作、生活多年。其以原创的方式记录美国和全球的抗疫及生活现状,字里行间言真意切。虽是个人视角,却贵在真实。巜园园日记》也必将和《方方日记》一样,注定成为这段特殊历史时期最重要的研究资料。新札日记取得作者授权发布,欢迎关注,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园园美国日记》请点击阅读:

园园美国封城日记|美国疫情实录(汇总)

weinxin
请博主喝杯咖啡
←长按保存左边的支付码,打开微信扫一扫,选择本地图片/支付码,或者点击下方“打赏”选择支付宝扫一扫。
武云人才
  • 声明:本文转载于网络,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登载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信息,但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批评是否应该有专属? 方方日记

批评是否应该有专属?

我以为问题出在哪呢?我以为可能就出在一些人把批评当成了表扬,把批评当成了歌颂,把批评当成了不说好的,但也绝不能首先说坏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